甜食至上主义

愿望是成为让人安心的人。

Shall We Dance

        *第一次写同人,OOC属于我_(:з」∠)_(不OOC是不可能的,一辈子不可能不OOC的)
*是的是舞会梗,从第二赛季开始就想着怎么写,结果官方都快出新梗了我还没写完,凉凉
*本来是想描写孤儿院的温馨日常和尽力满足大家愿望的可靠的克利切结果完全没有写出这个感觉,重心不明,描写孤儿们写的比克利切还多,是笨蛋本人。
*结尾有一丝丝的社园,大概一个小拇指头那么多,太少不好意思打tag了
*克利切超可爱der!!!!

        尽管距离圣诞节还有几天,但街上已经充满了节日的温暖气氛,白沙街的商铺无一不挂起了色彩绚烂的彩灯,巨大的、数层楼高的圣诞树被各种精致的装饰品点缀得闪闪发亮,树立在最显眼的位置。还有贴着夸张的白色胡子,装扮成圣诞老人的人站在街角分发着简单的圣诞礼物。
        一丛焰火从距离白沙街孤儿院不远的街道上跃起,在天空中绽开一层又一层的光晕。
孤儿院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簇拥在窗口,痴迷地看着一团又一团在空中飞舞的绚烂火花——即使他们中的几个有视力障碍,甚至于根本无法看见,但凭着烟花炸裂的声音和同伴的描述,也不禁对窗外繁华的景色露出向往的表情。
        当最后的火花从夜空中坠落,孤儿院的窗口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失望的叹息。
克利切回来时,看到的就是那群孩子靠在床边,用一种怯怯的、又充满了希望的眼神,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你们想要……一个舞会?”听了孩子们七嘴八舌的陈述原委之后,克利切只觉得头痛万分。他很想直截了当的告诉孩子,孤儿院没有钱去举办只有上等人才有闲情举办的舞会。
        但他看着孩子们期待的眼神,把想说的咽了下去。
        这是他成为孤儿院经营者的第一年,那些孩子对他多多少少都有些畏惧,除了必须请他帮忙的事以外,那些孩子几乎从不要求些别的什么。他实在不忍心,也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来。
       “好吧,”他正了正帽子,挺直身板,尽力地让自己显出高大的样子,“让克利切来想想办法,我们会有一个舞会的。”
        于是在几天后的平安夜,克利切外出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个简陋但仔细包裹着的纸袋,里面装着一串小小的彩灯——他花了攒下来的一些“积蓄”,从商店里换来了它。
        当克利切踩着梯子把彩灯挂好,孤儿院里爆发出了小小的欢呼声。
        彩灯五色的光映在孩子们澄澈的眼睛里,随着灯光的变化,每一个孩子的眼里都像是盈满了彩虹的倒影。
        看着孩子们闪闪发亮的眼睛,克利切松了一口气,为自己完成了孩子们小小的愿望而高兴。
        街道上的喧闹声和乐声交错在一起,搅拌成这个圣诞夜最棒的舞曲。
        那些孩子或许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舞会,也并不会跳舞,但他们只是彼此牵着同伴的手,咯咯的笑着,旋转着。
        毫无疑问,这是个寒酸得甚至让人无法做出评价的舞会。“但是,这个寒酸的舞会上,有几十个天使。”克利切这么想着,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笑了。
       这时,那些天使中的一个从他们中窜出来,小跑到克利切的身前。
        那个扎着短短的辫子,带着草帽,脸上带着星星一样可爱的雀斑的小天使正式地清了清嗓子,然后向他伸出了手:“克利切先生,艾玛邀请您跳舞!”
        克利切弯下身子,看着她纯净的、湖水一样的眼睛,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好啊。”他笑着这么说。

一个非典型的童话小故事

         王子为了讨得公主的欢心,历尽艰辛找到世界尽头的生命树,与看管树的怪物搏斗,然后摘下金苹果献给公主,最后两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这是很多童话里都出现过的,俗套的不能再俗套的故事。
         但是长着生命树的园子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因为已经很少有人愿意写童话,尤其是写这么俗套的童话了。
         “如果有人来摘果子就好了。”看管着生命之树的小怪物这么想着,“再没有人来的话,我这个季度的业绩又完不成啦。”……虽然已经几百年没完成过了。
          “我明明已经把路上的障碍全部除掉了啊,只要到这里,打败我,就可以带走金苹果,然后和小女朋友过上幸福的生活的。”小怪物气哼哼的从旁边的树枝上摘下一个果子,一口咬掉半个,“这年头的王子都这么不敬业的吗,我要去童话管理局投诉啦。”
         越想越气的小怪物把吃剩的果核往树下一抛,然后就听见了什么东西被砸中的声音和一声惨叫。
小怪物一低头,就看见了一个死鱼眼睛的少年在抬头东张西望。
        那个少年似乎看到了他,咳嗽一声,开口说到:“你知道……”
        小怪物心里的希望之火刷的一下燃了起来“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是来找金苹果的!我跟你讲,我的果绝对是最好的!买果子送女朋友不考虑一下吗!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呀!只要打败我果子随便你挑有没有很心动!快点来打败我打败我!”
         被强行打断的王子一脸懵的看着这个喋喋不休的小家伙,然后他拿出装在口袋里的采摘攻略看了一眼,没有办法把这个除了红色的眼睛以外和常人别无区别的小家伙和看守庭院的青面獠牙的怪物联系起来。
        小怪物看他一脸迷茫的表情,有一些不满:“欸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呀,虽然我没有已经退休的那个前辈那么大个,但我可是很厉害的!rua!”
         王子觉得自己脑壳疼,于是决定回城了。
         小怪物一看急眼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恒心呀我不就说两句嘛你怎么还走了,你别走呀你要是走了我这几百年的业绩可就完不成了!很简单的你只要打败我就可以了拜托你拜托你别走呀!!!”
        王子停下来想了想。
        王子走的更快了。
        小怪物从来没见过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气的快哭了,“不是,大哥,大哥你别走啊,我给你特惠买一送一不行吗,实在不行你要是赢了我这园子里的玩意儿你随便挑啊。”
       然后在小怪物觉得自己升职加薪无望的时候,不按套路出牌的王子停下来了。
       ……小怪物目瞪口呆。
       “总之,你只要把我打倒就算赢啦!”小怪物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地从树枝上站起来,准备来一个超帅气的落地。
      然后一下踩空从树上掉了下来,随这一声巨响脸朝下的摔倒在地。
      看着小怪物倒在地上的王子殿下点点头说“你已经倒了,那我去摘果子了啊。”
      小怪物听言一把抱住王子的大腿,哭丧着脸:“不行不行你不能走!这一局不算数!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大哥!”
      看着小怪物可怜巴巴的表情,小王子终于还是同意了。
      然后小怪物又意气风发的站起来,眯起眼睛准备寻找时机出手。
      结果下一秒,眼疾手快的小王子一手指戳向小怪物腰间的痒痒肉。
       然后小怪物忍不住哈哈哈哈笑着倒在了地上。
……
       总之,最后小王子拿到了(并不)珍贵的果实,准备启程回城了。
       小怪物含着泪说,大哥你快走吧,你以后不要再来了,和公主好好过吧,别祸害人了。
将果实包裹好塞进行李里的小王子停顿了一下,抬起了头。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这个园子里的东西我想要可以随便挑的。”
        大哥你还当真啊?小怪物震惊了。拉倒吧你家里什么玩意儿没有要从我家里拿?
……
       “当然没问题!我很说话算话的!你挑吧你挑吧想要什么都拿走!”小怪物豪迈的说。
于是王子把对着生命树的锯子给放下了。
        “那你收拾一下跟我走吧。这个园子里也就你还有点意思。”王子说,“而且你说过买果子送女朋友的。”
        “????”小怪物震惊了,“我的意思是你拿了果子去送给你女朋友啊!谁说要送我了啊!”
        “我去!我跟你去!走遍万水千山看尽海角天涯!你把锯子放下啊!要是被上边的人知道树被人砍了我会赔钱赔到死的啊!”
————————
“等等你不是来拿果子送公主的吗?公主呢?你这渣男!!!!”走到半路上突然想起设定的小怪物大声控诉。
“……”想起公主的王子脸抽了一下,然后生无可恋的回复“……公主是我妹妹。”
“……哦。”
————————
等了大半个月也没等到金苹果的妹妹酱:呵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43级的超高龄终于过了黑晴明……留下了感动的泪水。我爱我的狗子兔子和打火机。